中華民國105年5月 May. 2016

南疆工程查核隨行筆記

國工局工務組呂芳森/撰稿及圖片提供

  一趟代辦海巡署「南沙太平島交通基礎整建工程」品質查核之行,能一窺遙遠又神秘的南沙太平島,與肩負衛國疆土的軍警弟兄,一同登上「旭海軍艦」,算是人生中難得的經驗。行程自104年6月2日至10日,來回航程超過台灣島長度8倍,約1,793.25浬(相當3,321公里),夜宿太平島,浩瀚無堐的穹蒼下細數星辰,此情此景人生難得幾回。
  傍晚從左營軍港登艦出發,登艦前須將所有照相機、手機全部集中,由軍方保管不得使用;過了出港管制上甲板時間,當一打開甲板上的艙門,映入眼簾的是海面倒映月光,又逢滿月風平浪靜,加上微微徐風自然的流動光影,比電影特效還美,或許受小時看戰爭影片影響所致,彷彿感覺時光倒流,置身於二戰航艦上,既驚喜又興奮;過程被安排在軍官寢室,但還是繞到士兵區體驗一下,因軍艦依寒帶特性設計,部分區間酷熱難耐,空間極度限縮利用,真看到三個床位疊床架「窩」,翻個身還真不容易,吃、喝、拉、睡全在船上,讓人真佩服海軍官兵的耐力與辛勞。
  在海上行程中,海平面放眼望去,真是海天一線看不到一艘船隻,偶而才遇到國際貨輪及漁船,在通過巴士海峽海域因洋流稍有感覺到一點點搖晃外,算是平穩的。相較之前有同仁搭乘噸位較小的船艦或是俗稱”菜船”的運補船,有人一路暈船在艦上一路躺著,根本無法站立,算是幸福多了,準備的暈船藥就不用了;但是艙房剛好在甲板下,烈日曬得甲板酷熱直透艙房,有風扇也起不了作用,直到近子夜才好進房入睡。在乏味無趣的航程中,幸運的話偶見到海豚或飛魚躍上海面,最是讓官兵及這群人期待的,就是甲板上觀賞夕陽落日餘暉,但也會遇到烏雲遮日。
  清晨拂曉前,軍艦接近太平島海域,還可以看到中業島及敦謙沙洲島上的燈火,上午登太平島還需換搭登陸艇,真是特別的經驗。遠遠就可看到島上在二戰日軍佔領期間所作的混凝土棧橋工事,如今只剩下梁、柱構架,伴隨蔚然的天空,佇立在海中。在工程臨時碼頭未完成前,運補困難,需靠大船換搭小船,小船藉由漲潮時段靠岸,再靠駐地的官兵用人力接駁方式來運補物料,倍極艱辛;一行因不同任務人等,分搭幾艘登陸艇上岸,當工程人員靠岸經過檢查,稍作整理即聽取簡報,讓工程查核委員瞭解工程概要與內容後,並安排現地查核,而此工程也肩負著人道救援的任務,但因受於軍管限制容不能多述。
  不過對於駐地島上工程團隊人員的心聲,可要略說一下,剛來幾天心情不錯,有南洋風味,有棕櫚樹、白色沙灘、夕陽美景、無光害的星空夜色、綠蠵龜,島上能看的,在工作之餘,全走過了…,像渡假般。但過了一週,景色依然,心情不同了,加上工程進度壓力,已無心賞味;在工程初期需透過海巡署通訊系統傳輸工程訊息,與台灣連繫不便,手機打開部分區位還會被蓋台變成國際漫遊,島上用水彌足珍貴,淡化機用水只能用來洗滌用,洗澡後身上還有點黏黏的感覺,所以承商特地從台灣運補大量的瓶裝礦泉水,供應勞工飲用無虞。島上晚上有燈火管制,白天工程人員頂著海風烈日,曬得像南洋人個個古銅色皮膚,就連駐島女性官兵也不例外。潛水人員在洋傘下待命,隨時配合施工需要下水檢查海中結構,看海中放樣及施工精度是否到位,以符合規範要求。工程必須趕在冬季吹起季風湧浪前,完成沉箱碼頭主體結構,否則將前功盡棄,所以此趟行程,承商王董事長還特地調派增加人力;且為了工程品質控制與檢驗,特地設置工地實驗室,確保品質無虞,以達到規範要求。
  下午利用工程查核完畢,還剩些時間,找來單車準備環島一週,據說若不駐足細觀,島上繞一圈可能30分鐘都不用。千里迢迢而來,當然不能錯過這難得機會,特別走近海岸,當看到綠蠵龜在沙灘爬行過,像似履帶式戰車輾過似的的痕跡,心中格外興奮,聽說牠們常利用晚間大潮時段上岸產卵。單車騎到飛機跑道尾,還好趕上夕陽餘暉,火紅的太陽,把霞雲映照得通紅,千變萬化,狀似鳳凰于歸,正好印餘照出這群工程團隊人員心聲。隨著天色漸漸昏暗,遠處碼頭工地吊車的長臂倒影在退潮的淺灘上,看來格外顯得寧靜,感嘆工程人員總是默默完成歷史交付的任務,過程交織著數不盡的汗水,當完成這個工程時,又將是另個艱辛工程的開始,就算遙遠南疆太平島,也有你們的辛勞的痕跡,永不會被淹沒。

轉乘登陸艇
轉乘登陸艇
遠眺碼頭工區
遠眺碼頭工區
遠眺島上混凝土棧穚
遠眺島上混凝土棧穚
混凝土棧穚
混凝土棧穚
環島步道
環島步道
南疆鎖鑰紀念碑
南疆鎖鑰紀念碑
落日餘暉
落日餘暉
工區剪影
工區剪影